猫骨匣论坛 你可以在这里订阅主题,查看短消息,编辑你的资料和论坛参数等等 免费注册本论坛 论坛日历 会员列表 论坛帮助 论坛搜索 论坛首页 退出论坛  
猫骨匣论坛 :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.3.0 猫骨匣论坛 > 柳文扬纪念专题 > 柳文扬作品集 > 一线天——柳文扬
  上一主题   下一主题
    作者
    主题 发表新主题    回复主题
用户昵称: 虚伪的小孩
用户级别: 管理员
注册日期: May 2009
性  别: 帅哥
来  自:
发贴数量: 280
现金资产: 14670
虚伪的小孩 现在离线 点击这里查看 虚伪的小孩 的个人资料 点击这里给 虚伪的小孩 发送一条短消息 访问 虚伪的小孩 的主页 查找更多关于 虚伪的小孩 的帖子 添加 虚伪的小孩 至你的好友列表 引用回复 回复主题 [第1楼]

一线天——柳文扬

这篇小说是《科幻世界》2000年第8期的封面故事,当年柳柳写了好多封面故事,姚海军经常在没有适合的稿子的时候向柳柳约稿,柳柳可以仅用一晚上的时间为栏目救急,他也让封面故事成为了受读者欢迎的栏目。


  这座城市的各个社区是以天空的形状命名的。确切地说,是以被摩天大厦的轮廓分割出来的天空形状命名的。由此你可以知道这是座什么样的城市,这不是个好地方。G-56和我一块儿到这里的时候,严肃地说:“从现在起,我可不敢跟你分开走了。”
  来到这儿之前,我先去了另外两座城市。而去那两座城市是因为我犯了错误。G-56一直和我在一起,这决不是巧合。当然她也一样犯过错误。要说清这件事真得费一点工夫。
  简单地说,我们就是在无数的错误中成长的。一个人不可能不犯错,重要的是他所犯错误的性质。象G-56,她的错误没有我这么严重。因为第一,她只有十六岁,算是未成年人;第二,她仅仅是在一次酒后冲突中失手弄死了一个人,然后用她青春期还没有完成变声的嗓子说:“他妈的!翘了。”据她自己说,当时喝了酒,不禁斗志昂扬,有一种战天斗地的大无畏精神,心想:“翘了就翘了,谁怕谁?”何况那人还是个杂种。这都是她说的。
  不过,该杂种似乎不是那种说翘就翘的家伙,这一点也是我们后来才发觉的。当时,G-56兴高采烈,把敲过人脑袋的酒瓶里剩下的酒往杂种先生身上倒;过了一会儿,她发现周围的气氛庄严肃穆,于是酒醒了一半。酒吧老板和一个招待分别挽住了她的两条胳膊,她立刻热泪盈眶地说:“老大爷,放我走吧。我没爸没妈,还有个小弟弟靠我养活呢。”由此可见G-56不是个好孩子,她在危难时刻能毫不迟疑地撒谎。
  说她不是好孩子,决不是冤枉她。G-56的毛病还不仅是撒谎。我们刚刚来到这里时,听说这儿的社区是以天空的形状命名的,而且有很多社区还没有名字。我就把我们初次落足的那一区命名为“一线天”;可G-56说它应该叫做“kiss me,kiss me”,我拿不准她是不是在诱惑我。据我所知,她犯的第二个错误就是诱惑警察,这比第一个错误更严重,因为她使一位好警察悲惨而可耻地堕落了。这件事说起来我都替她害臊,还是先不说的好。
  一到这儿,给社区取了名字之后,我就发现自己变成了老虎,确切地说是虎面人身的怪物。G-56倒恢复了本来面目。她很高兴地喊道:“我又有线条了!”她还安慰我,恶心巴拉地说,“没关系,你还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呢。”然后就继续扭着腰欣赏自己的曲线。
  她这么欢欣鼓舞是有道理的。因为在来到这儿之前,在前一座城市,我们的外表更糟,我们是两条4尺长、直径3厘米的红色大蚯蚓。当时她(它)吐着泥泡,翻滚着,用复杂的身体语言对我倾诉:“我的线条都没有了!这么丑,还不如死了呢。”
  G-56忆苦思甜之后,对我说:“当老虎总比当蚯蚓好吧?人不能老不知足啊。”
  这就是女人的缺陷。我认为她忽略了我们的处境当中最重要的东西:我和她仍是囚犯,我们是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里;还有,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被送到这里。
  这些问题还没有解决,就出现了新的问题:有一群微型的不明飞行物体高速向我们袭来,发出啾啾的声音,碰撞在后边的墙上。不用开会研究我就知道,这是由某种长管形武器发射出来的杀伤性金属颗粒,说白了就是子弹。不知为什么,变成老虎之后我的心理似乎也不太正常了。我从墙上抠下一粒子弹,然后仰起脑袋张大了嘴,发出不十分象人的嚎叫。
  G-56在百忙之中说:“后槽牙都露出来啦。”我一把抓住她的胳膊,开始暴走。穿过两条巷子,我把她放进一个垃圾筒里,盖上了盖儿。这时,袭击我们的人追过来了。
  那座城市非常闷热,在我的印象中,从来没有见过太阳。雾气把阳光都遮住了,可能是由于温室效应,导致气温升高。听说在非洲,如果一头大象死了,它的尸体在几小时内就会腐烂分解。这儿可能没有非洲热,但那天被我杀死的几个人的尸体却分解得更快,一会儿就不见了。
  G-56听不到声音,就推开垃圾筒盖儿爬了出来。她慢慢走近,小声说:“哟,都死啦?你比我还行。”然后她指着一具还没完全分解的尸体说:“那是什么?”
  我从尸体的衣服上扯下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“你可以拿一支枪。”
  我和G-56互相看了看,又望望巷子的尽头,心里感到有点儿发冷。这个字条是谁写的?
  尸体虽然分解了,枪却还在。我捡了一把,打算用来防身。G-56有些害怕,没敢拿枪。
  从这时开始,G-56才觉得这座城市也许没有前面的两座城市好,起码不是很安全。我跟她说:“等着瞧吧,这才只是开头。”
  喔,我忘了说,这座城市在地图上是找不到的。即便在虚拟世界的地图上也找不到。我以前没有听说过它,它也不象是关押无期犯人的虚拟监狱。
  G-56在酒吧里杀了人后,首先被送到钛城临时监狱,在那里等待最终审讯。按她自己的说法,她是正当防卫,顶多是防卫过当。那么她不应该担心审讯结果。但是后来却发生了令人费解的事情。一天晚上,G-56诱惑了临时监狱里的一名警察。
  关于这件事有两种说法,第一种说法是:G-56趁着该警察到牢房例行巡视的时候,对着他做出了一些有伤风化的举动,并且辅助以很多甜言蜜语,诸如:“嗨!这位英俊的小雷子,看看我,我多么寂寞呀。”云云。于是该雷子被她诱惑而堕落,终于不能自拔,企图帮助她越狱。这一行为导致两人同时被抓,G-56罪加一等。法庭明显地倾向于这种说法;
  另一种说法则复杂一些:那位警察当时真的去巡视了,G-56也确实企图诱惑之。而她那青春后期的沙哑嗓音的确没有足够的吸引力,该警察对此嗤之以鼻。G-56于是声泪俱下,说道:“……”总之,她说出了一番耸人听闻的话,令小警察目瞪口呆。G-56本来就有编谎的天才,真挚的诉说使警察难辨真假。小警察感觉自己有帮助她的责任,就立刻向上面反映了情况。不知怎么的,他被判定犯了渎职罪,与G-56一起被判徒刑。
  不论按照哪一种说法,G-56和小警察的命运都没什么变化,但我个人相信后一种。因为必须承认,被G-56连累或者说诱惑的警察就是我。
  在临时监狱里,G-56对我说的那番话是这样的:“你不是他们派来杀我的吧?”“你不是就好。”“那你能救救我吗?”“你这个胆小鬼!”“大哥,救救我吧!啊?我才十六岁呀。”“不救拉倒,快滚!滚吧!”“大哥!回来,对不起,我太激动了……”
  G-56有一种用自己的歇斯底里把别人的头脑搞乱的才能,我被她搞乱以后,她就说出了那个秘密。
  “我杀的不是一般人……他家里不会让我活到审讯的时候!他们很快就要来杀我了。监狱里都有他们的人,你行行好,帮我个忙。不,不是让你放我走!就跟他们说一声,提前审讯,好不好?”
  我将信将疑,而且,我的脑子已经有点乱了。于是就问她:“你杀了谁?”
  G-56迟疑一会儿,瞧了瞧四周,低声对我说了几个字。
  我说:“不会吧?她一向是很公正的。你不要疑神疑鬼……”G-56说:“她会杀我的!我没有求你放我走,只让你帮我请求早点审讯,这又有什么坏处呢?”
  我想了想,这是没什么坏处。问题是我不可能直接去求法官:“早几天审讯吧,啊?这对大家都好。”所以,我先向狱长说了这件事,希望他能帮忙。可是事情的进展有些出乎我的意料。
  那天我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G-56牢房门口的地上,身边围了三个警察。这三位同事神情恶狠狠的,有一个还用电棍捅了我一下。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被关进了铁栅栏里面。
  后面的事情进行得飞快,简直不容我思索。审讯非常顺利,G-56杀人,诱警,企图越狱;我被诱而堕落,帮助她逃跑。这都是证据确凿的罪行。于是,我们一起被送到了这次旅途中的第一座城市。说起来它还算是最好的。因为它至少是真正的监狱,三万名犯人在里面从事制造业,以期净化灵魂。
  不久,我们成为第二座城市的居民,那是一座虚拟监狱。我和G-56作为蚯蚓在里面生活了近两个月。我觉得这太过分了,一个人无论犯下多么重大的罪行,也不该受这种惩罚。G-56就是在那里发出了:“啊!我的线条,我的美貌!”的悲叹。
  然后,我们就到了这儿。
  作为一个狱警,我对现实的和虚拟的监狱都很熟悉,但我没有听说过最后这座城市。按照逻辑,它只能是一座监狱。
  “这儿不是监狱!”G-56喃喃地说,“这儿是……”
  “是什么?”我问。
  “……是地狱……”她说。
  这跟往常的G-56可不一样。平时,她总是象个长满茸毛的青皮桃子那样生涩鲁莽。出了事也没见她怎么害怕,最多凶巴巴地说:“妈的,这下完了!你可不能不管我。”现在说到“地狱”时,G-56居然微微发抖,脸色苍白。
  “我有直觉!”她说:“这儿是他的地狱,他要在这儿杀掉我!”
  “谁呀?”
  “就是我杀的那个人。”
  我怀疑G-56已经半疯半傻了。可她说:“他没死!他还在这个地方活着!”那表情令人毛骨悚然。
  当然,我还是不相信她的所谓直觉。直到又逃过几场追杀后,那个男人穿着猎装,带着随从,荷枪实弹地拦住我们的去路。
  G-56一边往后退,一边盯住那个男人的脸说:“就是他……他还活着!”
  那样的话,我就明白了。把我们弄到这儿来是为了尽情地报仇。这下跑不掉啦。
  那个男人却咧嘴一笑,说:“这也太没意思了。再放你们一次吧。另外还送你们一辆车。”
  “什么?”
  男人说:“我一直挺佩服上个世纪那些在非洲猎取猛兽的勇士,我向往他们的生活。现在有机会体验,怎么能放弃呢?把你变成老虎不就是为了这个吗?”
  我看看自己胳膊上的皮毛和花纹,没说话。心里想,G-56说得对,他真是个杂种。
  他说:“让你们先跑一个小时,我再开始追。这次再抓到可就不放了。明白吗?”
  我拉着G-56跳上车,飞驰而去,后边还传来十足变态的笑声。G-56说:“跑也没用!咱们反正死定了,这是他的天下!”我当时连话也说不出来,只是张嘴嗷了一声。她说:“行啦,快死了。跟你道个歉吧,我不应该把你也拖进来。”我还是没说话。
  开了一会儿车,我才说:“你能肯定真是他?真是那个人?”
  G-56说:“是他。我跟他谈了半年的恋爱,怎么会认错呢?”
  “什么?”我差点把车撞到墙上,“你们……你们……你从来没告诉我……”
  G-56说:“跟你说这个干吗?”
  “那你为什么要打死他?”
  “他先想打死我呀。”G-56对我解释了一阵。按照她的解释,她偶然发现这位男友曾经杀过人,那天在酒吧又喝醉了,所以就跟他吵起来。该男子惊慌失措,试图用暴力手段阻止她泄密,她奋力挣扎,用酒瓶胡乱一敲,正中要害。
  这不是我第一次听到G-56对案件的陈述,所以,我拿不定主意:到底是信她还是不信她。不过,无论信不信,我们现在是坐在同一条船上了,而且是一条漏底的糟木头船。
  G-56说得没错,这是那个家伙的天下。我们在这里是干不过他的。那家伙象猫玩耗子一样耍我们,经常使地面上突然冒出一些尖石头,颠得车子乱跳;或者让我们开进死胡同;又或者在前方放上某种让人恶心得要死的东西,叫你想吐又找不着马桶。我们停下过两次,想开枪干掉他们几个,不过没用。他们不但有枪,还有火箭筒,甚至有小型肩射导弹。
  为了简洁起见,我直接说到最后的失败好了。反正不是公平竞争,失败了也没什么。那家伙终于把我们堵在了死角,一群人慢慢地走过来,就象猎人围向一只已经中弹倒地的熊。
  我跳下车,端着枪想最后反抗一下。G-56说:“算了吧……真对不起你。”
  我说:“没什么,现在我什么也不在乎了。”
  G-56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,她说:“呆会儿你可要记住你自己的话,不能反悔。”
  那些人走近了,我看清楚走在中间的是一个女人,一位挺面熟的中年妇女。我张大了嘴巴。
  “我没骗你吧?”G-56说,“她可不是什么公正的人,她为了给儿子报仇,什么都干得出来。”
  G-56真没骗我,她在监狱里对我说的是真话。这个女人,这个带领一群持枪猎手追杀我们的中年女子是我们钛城的市长。世界太黑暗了。
  市长第一句话是对她儿子说的:“你想怎么杀他们俩?”
  我说:“你……你怎么能这样!”
  G-56说:“作为市长,你就不觉得惭愧吗?”
  市长跑上来扇了她一个耳光,然后说:“你杀了我儿子,还敢这么跟我说话?”
  “你儿子不是没死吗?”我看着那个变态,他正冲我们笑呢。他边笑边说:“谁说我没死?啊?被人弄得只剩一个大脑,只能在虚拟世界里玩玩猎人游戏,你说这叫活着吗?”
  G-56说:“啊,我那一酒瓶子还没打死你。”
  “承蒙你手下留情。我得好好想想,怎么能慢慢地把你们俩弄死,死得别太快。”
  警察对法律就是特别敏感,我说:“你不敢这么干。我们被判的是徒刑,不是死刑。”
  市长说:“你以为这里是监狱吗?这儿没人理睬你的法律。”
  这儿到底是什么地方?
  G-56突然说:“这地方是你私自建成的。”
  市长点点头说:“我叫它‘天堂’。这是个秘密地方,是我的地方。”
  “你儿子的大脑可以离开身体存活,还能在这儿活蹦乱跳,这是个新技术?”我说。
  市长说:“这技术挺有意思的。我借用了市医院里的几百个才死的人的大脑,把它们激活,连到这个网络上。这儿以后就是另一个钛城了,已故者的钛城,只归我管。”
  G-56说:“我们猜得没错呀,你真的弄了这么个地方。”
  市长没听懂,说:“小妹妹,你把话说清楚点嘛,说清楚再死大家都舒服嘛。”
  G-56又恢复了原来那个讨人嫌的模样,说:“哎呀,这么短的时间让人家怎么说清楚呀。算了,我简单点说吧。我们早就听说您在搞这个秘密地方,但是一直抓不到把柄,只有派我来探听了……”
  我和市长的眼睛都瞪大了。市长还说得出话来,她说:“你们是谁?”
  “我不想告诉你。”G-56说,“反正我可不是单枪匹马。”
  市长的脸渐渐变白,她说:“你是有意引诱我儿子的。”
  “您肯定知道,他一点也不难引诱。”
  “你也是故意打死他的。”
  我真不敢相信她们俩的话。G-56继续说:“本来没有这个计划,但是我发现他原来杀过人。所以计划改了。我在酒吧威胁他,要抖他的老底,他果然想杀我。”G-56停了一会儿,说,“我受过训练,很容易就能把他打断气,还尽量不伤大脑。我们能拿得准,你要给儿子报仇,要让他亲手杀死我。不论是无期徒刑还是变蚯蚓都不能解你的恨,只有把我弄到这儿,你儿子才能亲手报复。”
  到现在,我也明白过来了,真不知道是该恨她们哪一个。我说:“把我拉进来也是计划好的?”
  G-56挺抱歉地说:“我真的有点害怕,希望有个帮手。”她又转向市长说,“我们的人已经知道了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。他们很可能已经追踪到你的秘密地方了。”
  市长儿子抄起枪就冲她瞄准。G-56信心十足地说:“没用的。”
  我从来没有过被人从虚拟世界突然拉回现实的体验,现在才知道那感觉非常难受,简直要叫人精神分裂。醒过来的时候,我先看见天花板,然后是吊在床边架子上的营养剂瓶子,最后一扭头,看见了G-56。
  她正冲我笑,我觉得自己还是那个老虎,就张大嘴叫喊:“你还敢在这儿笑!啊?”
  G-56说:“行啦,这下不单后槽牙,连小舌头儿都看见啦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果盒见底,用花糖纸覆盖,我是一个虚伪的小孩。

Old Post 2016-09-30 11:05
向版主报告此贴 | IP: 已记录 编辑/删除信息
全部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. 现在时间为 04:18. 发表新主题    回复主题
  上一主题   下一主题


显示可打印版本 | 将本页发送给朋友 | 订阅此主题

论坛跳转:
主题评分:

论坛规定:
你不可以发表新主题
你不可以回复帖子
你不可以上传附件
你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
HTML代码 禁止
vB 代码 允许
表情符号 允许
[IMG] 贴图代码 禁止
 

Powered by: vBulletin Version 2.3.0
Translate by: Flying Team
Copyright ©2000 - 2002, Jelsoft Enterprises Limit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