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骨匣论坛 你可以在这里订阅主题,查看短消息,编辑你的资料和论坛参数等等 免费注册本论坛 论坛日历 会员列表 论坛帮助 论坛搜索 论坛首页 退出论坛  
猫骨匣论坛 :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.3.0 猫骨匣论坛 > 柳文扬纪念专题 > 柳文扬作品集 > 戴茜救我——柳文扬
  上一主题   下一主题
    作者
    主题 发表新主题    回复主题
用户昵称: 虚伪的小孩
用户级别: 管理员
注册日期: May 2009
性  别: 帅哥
来  自:
发贴数量: 279
现金资产: 14512
虚伪的小孩 现在离线 点击这里查看 虚伪的小孩 的个人资料 点击这里给 虚伪的小孩 发送一条短消息 访问 虚伪的小孩 的主页 查找更多关于 虚伪的小孩 的帖子 添加 虚伪的小孩 至你的好友列表 引用回复 回复主题 [第1楼]

戴茜救我——柳文扬

这篇小说是柳文扬1993年发表在《科幻世界》上的作品,是当年的获奖作品。当时的柳文扬还只是一名北京工业大学的学生,这大概就是他最早的科幻作品。

女秘书克里斯蒂像一只大怪鸟,细脖子,尖鼻子,头发蓬散,目光又尖又迷乱。她确实受了很大惊吓,咯咯地叫着,一刻不停。
“我发誓!”她马上就要哭了,“我真的吓坏了!以后我一定每星期去一次教堂!林先生。”
克里斯蒂对面的沙发上坐着林太白,著名的电脑专家。沙发扶手上坐着他十二岁的孙女林姗姗,另一只沙发上是珊珊的妈妈伊丽莎白。
林博士扬着他雪白的眉毛说:“坐下,孩子!慢慢说。”
“是的,先生,谢谢。就是在您的工作室里,那台电脑里一定藏着一个鬼!”
姗姗突然笑着打断了克里斯蒂:“哈!看见什么了?是不是一个龇牙咧嘴的人头像?我弄进去想吓唬爷爷的。”

克里斯蒂呆了一下说:“不是的,那台电脑根本没接电源,也没有开机!它……它自己发疯了!”
“可怜的克里斯蒂!”伊丽莎白是那种风度高雅态度和蔼的知识女性,她的一句话就能使人安心。
“谢谢夫人!你知道,戴维先生――死了以后,有一些资料留在工作室,我昨夜奉命去整理。就在我灭了灯要离开的时候,那台电脑……它响了起来!我吓了一跳,就蹑手蹑脚地走过去……”
林珊珊哈哈大笑,克里斯蒂呆住了。
林太白微笑着道:“没什么,克里斯蒂,你说轻手轻脚就行了。”
珊珊笑道:“你能分清杯子和被子吗?”
克里斯蒂认真地说:“我知道汉语四声,杯子和被子可以分清。”
伊丽莎白笑着说:“不要听苏珊胡闹,克里斯蒂,你说吧。”
“是的,我能分清。我看见电脑屏幕里有一种闪光,好像是从远到近,慢慢地,越来越亮,亮得晃眼,就……就出现了一行字!天哪!”
珊珊竟没有笑,因为她听得很入神。
林太白沉吟道:“电脑真的没有接电源吗?”
“我发誓没有!它自己打出了一行字,天哪!那行字是‘戴茜救我’!”
林太白说:“戴茜是谁?”
克里斯蒂说:“我也不知道,先生,我不认识叫戴茜的人!你听我说,那台有鬼的计算机出一行字以后,马上又打出许多数字,好象是纵横六位数或七位数的方阵!我叫了一声,它就没有了!”
“那个方阵,”林太白问,“是什么样的?”
“不记得!”克里斯蒂抓了抓头发,“我吓得六神无主,怎么记得住那种东西!”
珊珊终于忍不住又笑了。
“我再也不敢进那间工作室了!”克里斯蒂可怜巴巴地说,“自从戴维死了以后,那里显得阴森极了,我把钥匙还给你!”
林太白接过钥匙说:“你觉得这件事和戴维有关?”
“戴维就死在那台电脑旁边!不!我不知道,他死前往电脑里输了什么,他死后是不是钻进电脑里去了!”
珊珊打了个冷战,说:“我不喜欢戴维叔叔!”
“苏珊!”伊丽莎白用温和的责备目光看了女儿一眼。
苏珊抱住爷爷的脖子求助道:“您也不喜欢他,是不是?”
“戴维是一个才华横溢的青年,他跟了我近十年了。”
“可是爷爷说过,戴维让人讨厌!”
林太白抑郁地一笑:“是的。可是戴维已经死了!我们不应该说死人的坏话。宝贝!”
伊丽莎白说:“苏珊,别缠着爷爷。”
珊珊耸耸肩膀说:“好吧,克里斯蒂,你听我说,那只电脑里关了一个古代的骑士,他的情人叫作戴茜……”
“好啦苏珊!”伊丽莎白走过去捉住女儿的手,“你说得太多了。”
克里斯蒂起身说:“我走了,林先生!还有夫人,小姐!再会。”
伊丽莎白安慰地拍着克里斯蒂的背,送她出门。
珊珊整个儿吊在爷爷脖子上,笑着说:“你真不知道戴茜是谁吗?”
“她是谁?”
珊珊道:“好吧!林太白先生,你跟我装傻,我以后再罚你。”
林太白会心地眨眼说:“是怎么罚呢?法官大人!”
“罚你三天内不许玩电子游戏,从明儿开始!”

“您对戴维先生的死有什么看法?林太白博士。”一记者问道。
林太白抹着发潮的眼角说:“我……我很遗憾!戴维是一个好助手,我们合作了近十年,他年轻,有气魄,有才华,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情。他刚刚三十七岁!”
“报界不知道戴维先生的死因。”

欲知后文,按下链接: 炫酷世界,你的音乐地盘
“谁也不知道!连医生也检查不出什么。”林太白说,“他没有伤,也没有任何病变。”
一个记者笑着说:“他死得太正常了,或者说太不正常了,是吗?”
林太白讨厌这种笑容,他也忧郁地一笑,说:“可惜他没有等到我们的研究成功,不然他就永远不会死!”
“听说您一直致力于长生不老的研究。”
“确切地说,是一种保存每个人的思维的技术。”
“它能使人永生吗?”
“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的。我们已经有了眉目。”
“您能详细讲一讲吗?”
林太白咳了一声,说:“我们的目的是建立一个存在于电脑中的人类思维乐园,或说一种死后归宿。”
“能再详细些吗?”
“比如说,诸位当中的某人,在很久以后的某一天,感觉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了。”
记者们发出一阵轻笑。
林太白接着说:“那么,您可以在弥留之际,来到我们的乐园电脑――现在叫作RE主机――的面前,我们为您接上电极,于是您的肉体即会安详地死去,但您的意识已全部进入到电脑当中。您会感觉到自己全身进入了一个乐园,那里面有无数的人,有认识的和不认识的,你们和生前一样说话、行动、交往。”
“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?”说这话的人招来一阵笑声。
林太白说:“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达到永生。各位知道人类最大的愿望之一就是长生不老。建立了这个电脑乐园之后,人们死后就有了一个去处,它不占什么地方,一台电脑中可以容纳无数人的意识及思维,我致力于使这些人的思维各自独立而不受他人影响。这无数人的灵魂――请原谅我用一个容易理解的词――继续在电脑中生活着,而且是永久的。他们可以象以前一样做事,当然是在‘头脑’中做事。这很象作梦,只不过比作梦逼真得多。”

一个记者问:“在里面可以结婚吗?”众人又一阵大笑。
林太白笑着说:“为什么不能?只不过不会有孩子!”
林太白斟酌了一下词句,和记者讲专业话题最麻烦了,既要尽量符合实际,又要满足他们的猎奇心理,还要用最通俗的语言。
“先生们,我所说的思维不是灵魂。或者说,如果有灵魂,它就是我们头脑中的思想RE电脑可以一瞬间抽取人的意识,并在电脑内部空间把它完整地复制下来,使之变成电脑结构的一部分。对于被复制的人来说,这相当于――一次重生。”
“您说的这个乐园,已有眉目了?”
“是的!”林太白感慨道,“它花费了我半生心血!我们要在电脑内部空间里重现一个社会,和现实社会尽量一致,这太难了,而且,每个人的思维要如同游鱼在水中一样,独立于电脑空间内,不受干扰!”
“那么它现在可以使用了?”
“不,只是初具规模。而且,”林太白一皱眉,“要害问题是,我不知道人的意识是否可以完整无损地进入乐园,并且在里面生存。没有人做试验!我希望我有足够的时间进一步研究。如果上帝不给我时间,我只好做乐园的第一位房客了。”
记者们笑了,又一个人问:“进入乐园之后,就可以永生了吗?”
林太白想了想说:“对!RE电脑本身寿命极长,即使它用旧了,我们也可以把乐园中的住户全部迁到新电脑中。”
一个记者说:“除非遇到一种灾祸,精灵们才会死去。”
林太白有点惊奇看着他,问:“什么?”
“停电!”
“您太聪明了,记者先生。”

珊珊悄悄来到爷爷工作室门前。
工作室只有两把钥匙,一把在爷爷手里,另一把属于戴维。现在,两把钥匙都放在爷爷的口袋里,但是,在门的一角,安了一只密码锁。爷爷把密码告诉了珊珊,珊珊成了唯一可以不用钥匙进入工作室的人。
珊珊打开了门,屋内一片漆黑,确实如同克里斯蒂所说,自从戴维死后,这儿显得阴森可怕。珊珊大声说:“我要进来了!”飞快地跑进去,把电灯扭亮。
窗帘拉得很严,在屋子一角,用爷爷的话说,在墙犄角儿,是那台闹鬼的电脑。
珊珊轻轻地走过去,自己说:“不怕的!不怕!”然后,又赶快跑回门口,把门关上,再悄悄走到电脑旁边。
她能熟练地操纵计算机。在夜里,她经常偷偷到这里跟爷爷一块儿玩电子游戏,俩人悄没声儿地又哭又闹。
电脑确实没有接电源,它静静地伏在哪儿好像睡着了。
珊珊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我知道你在里面,你出来吧!”
没有动静。
珊珊想了想,说:“你麻溜儿地出来!要不我走人了!”她跟爷爷学了几句纯正的北京话。
电脑仍无动静。
珊珊接通电源,开机,打入一个试探的程序,屏幕上一片空白。
小姑娘拔掉了电插头,吁了口气,坐到椅子上,自言自语:“真真怪了!”
墙上的挂钟敲响了十点。
突然间,电脑发出一种细微的嘀嘀声。珊珊蹦了起来,她心中狂跳,屏着呼吸,往后退了一步,她知道,让克里斯蒂魂飞魄散的“妖精”终于来了。
屏幕里面在闪光,是一种不正常的光亮。如同隔着窗子看星星,遥远而深邃。它渐渐地近了,充满整个屏幕,那果然是一句话:
戴茜救我!
下面,是一个纵横各有七位数字的方阵。
珊珊不知道方阵的含意,但她用心记了下来,怕记不住,又抄在一张纸上。
字迹在屏幕上闪烁了一阵,就消失了。
珊珊呆坐了一会儿,注视着电脑屏幕,她仿佛看见,在无比深远的空间某处,有某个人陷在不可知道的缝隙里,无法动弹,而只能叫一声:“戴茜救我!”声音仿佛从无底深渊传到水面,泛起几个很小的气泡。
小时候、爷爷拉着她的手,让她看夜空,告诉她:宇宙有多大,计算机里的空间就有多大,将来,爷爷要造一座无限大的乐园,就在电脑里面。让每个人享尽天年之后,住进乐园中去,那么就等于人能永生,而且,活着的人可以到电脑的服务处,申请和电脑里的祖先对话。虽然在两个世界,却可以互相问候!
门一响,珊珊吓了一跳,回过身去。
林太白从门外走进来,动作有些僵直。
珊珊一时竟好象呆了,怔怔地看着爷爷的脸。
林太白叹了口气,柔声说:“这么晚了,你不该来的!你该睡觉了。”
珊珊想说什么,却又没说,她站起身悄悄走到门口,回过头来,说:“爷爷明儿见您哪!”
林太白说:“再见宝贝!”
珊珊一动不动,又说:“明儿见您哪!”
林太白显然有些奇怪,他嘴唇动了动,说“再见宝贝!”
珊珊眼睛里流露出不可名状的恐惧,一转身,飞也似地跑了。

冲入卧室,珊珊一下子钻进被窝里,用被子把头蒙住,一个劲地发抖。
出事了,一定出了什么事!她不清楚,她也不敢细想。对十二岁的女孩来说,这件事笼罩在一股未知的妖雾里,它像黑夜中的怪兽在月亮下现身,把影子投到她的身上。
我一个人是不够的!我太弱了!我真的很害怕!妈妈!
她知道妈妈在书房里,她一翻身跳下床,风一般地跑下楼去,敲敲书房的门,不等回音就闯进去了。
伊丽莎白惊讶地看着女儿,说:“怎么了,孩子?你脸色真吓人!”
珊珊投进妈妈怀里,抽搐着:“妈妈,我怕!我真的很害怕!”
伊丽沙白象温暖平静地港湾一样,把女儿搂进臂弯,轻声道:“不怕,宝贝!有妈妈呢。不怕!不怕!”
温柔的拍抚对十二岁的女儿依然有效,珊珊觉得好一些了,就哭起来,抬头说:“妈妈!咱们家发生了什么事情?一切都乱了!”
伊丽莎白轻拍女儿后背,在她耳边说:“苏珊宝贝!什么事也没有!你不要胡思乱想。”
“不!妈妈!”女儿神秘地说,“我知道谁是戴茜?”
伊丽莎白一捏女儿的手,笑道:“你还记得那件事?忘了它吧,乖孩子!”
珊珊小声地,然而肯定地说:“戴茜就是我!”
妈妈张大了嘴。
珊珊哭着说:“是爷爷给我取的绰号!是爷爷在叫我!”
伊丽莎白说:“计算机……是爷爷和你开玩笑?”
“不是的。爷爷被关进电脑里了!”珊珊全身发抖地叫着。
伊丽莎白叫了一声,说:“不可能!你的爷爷他好好的,今天还和我们说过话呢!”
伊丽莎白被女儿弄得六神无主,脸色苍白,吃吃地道:“那个人……不是爷爷……他会是谁?”
珊珊说:“反正是别人……有一个人钻进爷爷的身体里了!他是……天哪!”她尖叫道:“他肯定是――戴维!”
伊丽莎白也尖叫了一声:“天!苏珊!你吓死妈妈了!”
“对!对!对!”珊珊又害怕又激动,脸色潮红,“他是戴维!是戴维叔叔把爷爷关进了电脑!爷爷在叫我!妈!我要救他,妈妈你帮我!”
伊丽莎白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“戴维为什么要这样?孩子?”
“为了做实验!”珊珊觉得一下子都明白了,“爷爷说过,RE电脑系统已经完工,可是没有试验过,不能肯定它以用。戴维把爷爷的思维全输进去了!然后,他又钻进爷爷身体里,假装自己死了!”
“他干嘛要变成爷爷?”伊丽莎白也露出恐惧的目光。
珊珊想了想,说:“因为这是爷爷的私人实验室!他想继续研究,所以就装成林博士,如果实验成功了,他就能发展RE乐园!就能得诺贝尔奖!”
伊丽莎白想了想,叫道:“不!不对!”
“为什么不对,妈妈?”
“你想,即使得奖,人们也只知道是林太白博士的成绩,而不是戴维!戴维野心很大,他不会容忍这件事。”
珊珊一楞:“是的,妈妈,他一定有更大的野心。”
伊丽莎白把女儿楼进怀里:“去睡吧,苏珊,别胡思乱想。”
珊珊固执地说:“他有别的用意!对!妈妈!你听我说!”她眼睛里露出兴奋的光芒:“如果乐园电脑建成了。是不是所有死去的人都要到那里去?那儿的人会越来越多,比所有国家的人都多!”
“那又有什么?”
“戴维一定有种办法让那儿的人都服从他,他要当乐园的国王!”
妈妈笑起来:“苏珊!真是孩子气的幻想!在梦幻世界里当死人国王吗?快去睡觉吧!”
珊珊说:“我觉得这挺带劲儿呢!”
伊丽莎白说:“你知道,将来建成的乐园电脑是独立系统,不在联网之内,一旦停电,国王就当不成了!”
珊珊叫道:“联网!”
“联网怎么了?”
珊珊一连声说:“知道了!对!对!天哪!电脑联网!妈妈!现在电脑联网遍布全世界,对不对?”
“是的。那又怎么样?”
“是电脑联网管理着全世界!是吗?”
“是的。你别着急,喘一口气吧!”
“妈妈!电脑联网总不会被断电的!因为一破坏它,我们就都完了,全世界很多机构都会瘫痪!”
“天呀!你想说什么?”
“是最可怕的事情!妈妈!”
“太可怕了!你别说啦!我求求你,孩子!”
“妈妈,戴维他想进入联网!统治全世界!”
伊丽莎白脸色发白,颤抖地捏住女儿的手:“不要说了!不要说了!”
珊珊喘了口气,说:“现在我都清楚啦!妈妈。爷爷本打算用RE电脑创造一个乐园,可是,戴维发现这个装置有可怕的作用,他先用爷爷作实验,把他关进了电脑里。然后,他想自己进入电脑联网。啊!”珊珊尖叫一声,指着伊丽莎白的身后:“妈妈!”
在书房靠窗的一边有个书架,月光把一个人的黑影投在地上。

林太白从书架后钻出来。
珊珊叫道:“是他!是戴维!他一直在那儿听哪!”她突然抬头看着伊丽莎白,不说话了。
伊丽莎白叹气道:“不,他是爷爷。好孩子,你想的太多了,去睡吧!”
珊珊拼命往后躲,叫道:“你骗我!你们都骗我!我不要,不要!”她哭着跑出书房,冲上楼梯,重重地关上卧室门。
伊丽莎白关好书房的门,回头道:“你吓坏她了,戴维!”
老头哼了一声,说:“你女儿真是个天才!”
“她只是个编故事的天才。”
“她编的故事太接近事实了!你刚才为什么还在帮她分析?”
“我只不过想叫她打消那些念头,不料她越想越深。”伊丽莎白忽然用力抓住戴维的胳膊。盯着他道:“戴维你听着!苏珊是我的女儿!我不许你碰她!”
戴维把手甩开说:“我没想把她怎么样。计划马上成功了,她对我们没威胁。”
“那台电脑是怎么回事?”
“我不知道!”戴维叫起来,“我把每一条信息桥上都加了三重反馈锁!谁知道他怎么逃出来的!”
“你一定做错了什么?”
“我没有!现在我不敢进入,他会在里面布下阵势的。”
“那个数字方阵对他有什么帮助?”
戴维想了想,说:“你知道它是把人体能量化,进入电脑的密码。把它倒置,就可能实现逆过程。”
“老头子就能出来?”
“如果他的身体还存在的话。现在,我和他,只有这一个身体,而我占据了它。戴维的尸体已经在医院停尸房了!”
“说这些有什么用呢?你进不去!只差这一步了!”
戴维皱着眉头说:“他是怎么逃出来的?他到底有没有进入联网?如果他逃出了我设的格式井,那就麻烦了。”
“把我们做的一切都仔细回忆一遍。”
“好吧!”戴维答应道,“我发现老头子想亲自做实验,就事先在电脑中设了格式井,把所有的通道都堵上了。”
“因为他不相信你,”伊丽莎白说,“所以叫我做助手。他一切都准备好了……按键……他的意识被抽取……他瘫在椅子上……我关机!”
戴维紧张地问:“你是不是抢在他的身体能量化之前关机的?”
“绝对没错。关机之后,我就把你叫进去了。”
“对。然后……我们把他的身体移开,开机……和他对话,发现他已完全陷入格式井内。”
“你当时为什么不马上进入?”
“我想等一两天!看看事态的发展!”
“当时,我们就用RE系统把你的思维移入林太白的身体里。”
“然后就把我的尸体搬到他工作室里!”
“天衣无缝!没有差错!”
“啊!等一下!”伊丽莎白叫道,“你跟我来!”她拉着戴维跑进内室,拿出一台小磅秤:“你站上去!”
“干什么?”
伊丽莎白兴奋地说:“他前两天量过体重,我记得数字!你站上去!他穿的正是这套衣服。对了,把鞋脱掉!还有,他不抽烟,把烟扔了!打火机!摘下眼睛!现在看!”
“怎么样?”
“轻了一磅半!”
两个人面面相觑。
“能量!”
“他带走了能量!”
“现在全明白了。”戴维说:“虽然你及时关机,他还是带走了一部分能量。一磅半,这能量相当大。”
“不足以使他逃出格式井,但是足以进行辐射感应!”
“工作室那台电脑正在他感应范围内!”
戴维搓着手:“好了!他没有逃掉,没有进入联网!我可以走了!”
“等一等!”伊丽莎白抓住戴维的胳膊,“阁下,别忘了我们事前的约定!”
“我一定守约!我的女王!”

RE主机所在的实验室有三道保险门,都是密码锁控制的。珊珊虽然不知道这些密码,却同样有办法在五分钟之内打开三道门。
她毕竟是林太白最心爱的孙女!
三道大门一一打开。又一一关上。现在吞噬了爷爷的RE电脑,就横卧在珊珊面前。她扭亮了灯,坐在圈椅里,开机,打入试探程序。
没有用。
珊珊连换了十几种程序,如同石沉大海。连回声都没有。
她泄气地关了机。
爷爷就在那里!在无限远的彼岸,一个深不可测的裂缝中!在孤独与黑暗中挣扎!
现在只有我能救他,那个数字方阵,一定是把他拉出来的密码。
但是,她不知道操作程序,不敢乱动。
外面忽然响起开门的声音。
珊珊象受惊的羚羊一样弹起来。她关了灯,躲在圈椅背后的壁柜下面。
灯亮了,进来的是戴维。他极为兴奋,眼睛烁烁放光,连白头发也微微颤抖。
他坐在圈椅里,搓了搓手,抹了抹验,拿过一个奇怪的头盔戴上,在手腕上夹住两个电极,开机。屏幕上绿光闪动。
戴维深深呼吸了几次,颤抖地说:“芝麻开门吧!……”
现在,一切准备就绪,戴维把七位数方阵熟练地打入电脑。
尖锐的电子哨声响了起来,屏幕上交替出现红光和蓝光。戴维的身体瘫在圈椅里。他的思维已经吸入RE电脑。
一秒钟后,那个身体发出了白光,一闪就消失了。它已经纯化为能量,随着戴维被吸入电脑之中。
珊珊从壁柜后走了出来。她出奇地平静。
她知道如何操作了!
刚才戴维敲入的方阵和她所知的那个正好相反,它可以把人体输入电脑。可怜的爷爷!他是在向珊珊求救,求我把他拉出来。
但是,爷爷现在没有身体,如果强拉出来,将发生无法预料的事情。
更重要的是,戴维已经进入!他是先去对付爷爷呢,还是先进入联网呢?
没有时间了,两个人总比一个人要强。
珊珊坐上圈椅,戴好头盔,夹好电极,一边键入能量化方阵,一边说:“别怕爷爷!别怕!你最爱的戴茜马上就要来了!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果盒见底,用花糖纸覆盖,我是一个虚伪的小孩。

Old Post 2016-09-30 10:38
向版主报告此贴 | IP: 已记录 编辑/删除信息
全部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. 现在时间为 13:33. 发表新主题    回复主题
  上一主题   下一主题


显示可打印版本 | 将本页发送给朋友 | 订阅此主题

论坛跳转:
主题评分:

论坛规定:
你不可以发表新主题
你不可以回复帖子
你不可以上传附件
你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
HTML代码 禁止
vB 代码 允许
表情符号 允许
[IMG] 贴图代码 禁止
 

Powered by: vBulletin Version 2.3.0
Translate by: Flying Team
Copyright ©2000 - 2002, Jelsoft Enterprises Limited.